□通訊員 柳輝艷 金陵晚報記者 蘇麗萍
  “這裡是沒有假期的,病房跟外面的世界是兩個景象,一進來就忘了是過年了。”這裡看不到絢爛的煙花,聽不到新年的鐘聲,沒法與親友團聚,而他們最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習慣了”。昨天,記者來到南京市鼓樓醫院,體驗這裡別樣的除夕夜。
  重症監護室感受不到過年氛圍
  昨天上午,記者首先來到醫院的重症監護室,科室內完全沒有過年的氣氛,醫護人員都在緊張忙碌地工作。有的寫病案記錄,有的忙著搶救患者,還有的正在幫患者剃鬍子理髮,所有工作內容跟平時一樣。
  不久,一位身穿白大褂,戴著口罩的醫生走了過來說:“剛剛搶救過來,病人喉嚨涌出大量血液,剛剛插管結束。”她語氣很平常,完全看不到也聽不出剛纔的驚心動魄。記者註意到,她的白大褂上還有一抹鮮血。
  這位醫生名叫虞竹溪,她告訴記者,在重症監護室工作根本沒有節假日,有時候一個電話就得回來,哪怕是在回家的路上。她覺得這些年可能最虧欠的就是自己的女兒,女兒生病了她也沒法在旁邊陪著她,“疾病可不管是不是春節,要來照樣來。”
  年二十九和年三十連軸轉
  從年二十九的早上8點到年三十的中午,重症監護室里的小護士們要擔負兩位重症病人的護理工作,除了每隔兩小時的翻身拍背,還要給病人喂藥、洗臉、清潔口腔、排痰、換床單,還要不間斷地觀察各種檢測儀器上的數據。
  “重症監護室是不允許家人陪護的,所以護士既擔任陪護角色,又擔任醫護角色,她們除了上廁所幾乎沒休息的時間,遇到搶救,更是連續緊張工作幾個小時。”重症監護室護士長賀玲說。
  有一次,該科副主任醫師唐健過生日,全家一早就準備好給她過生日。買蛋糕、準備蠟燭,做好唐健最愛吃的菜,可沒想到,全家人等啊等,卻只等來一個電話。在電話那頭,她愧疚地對家人說,單位臨時來了一個重症病人,沒法趕回去吃晚飯了。後來唐健知道,雖然她沒有及時趕回去吹蠟燭,但家人還是在她不在場的情況下為她唱了生日歌。唐健聽了鼻子一酸。
  剛穿上白大褂 急救車呼嘯而來
  昨天,記者體驗的崗位在南京市鼓樓醫院的急診室,記者剛剛換好白大褂,就聽到急診室外傳來救護車急救的呼嘯聲。“醫生,快看看,我們家老頭子……”正說著話,一個手上還拎著菜的50多歲中年女人沖了進來。急診科醫生一看老人發白的臉色,立刻測量了血壓。血壓為185/120,立刻進行救治。
  原來,老爺子騎著電動車帶著老伴到菜場買菜,菜剛買到一半,她就發現老爺子有些不對勁兒,她要打120,老爺子覺得自己還行,堅持要帶著老伴騎電動車到醫院。但騎到一半,老爺子感覺情況加重了,把握不住平衡了,這才喊120將他送到鼓樓醫院。
  “你的手腳能動嗎?”醫生問。“還可以。”老爺子說著緩慢地舉起又放下。很快,在記者的協助下,老爺子被推進治療室。
  隨後,記者在輸液室看到不少患者在輸液。其中,年齡最大的80多歲,年齡小的也有初中生。急診科王軍副主任醫師告訴記者,馬上到了下午四點以後,人陸續就回家了,無論如何也要趕回家吃年夜飯。雖然這樣說,但急診室的醫護人員們似乎早就習慣了年三十沒法與家人團聚的工作狀態,年年如此,天天如此,只要患者需要,“過年也不能離崗。”王軍主任如是說。  (原標題:一進病房就忘了過年)
創作者介紹

dm14dmya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